Tag Archives: 河水山

青山依旧在?Hills in Singapore

原文:navalants.blogspot.com,2012年3月2日 修订:2014年2月10日 新加坡有名山大川吗?山不在高,水不在深,能称为 Hill 的,都是小丘。山丘虽小,但一概称为“山”。这也许与英殖民地政府根据英国对山的定义有关,伦敦的山并不高,但有名气,如Tower Hill 因处置囚犯而闻名,98米高的Parliament Hill俯视着伦敦的城市, Notting Hill是伦敦西北的富人区,Greenwich Hill的24小时钟吸引着大批游人。地理学上对“Hill”的解释是 “an area of land that is higher than the land surrounding it but smaller and lower than a mountain”,而所谓的“mountain”是海拔610米以上的高山。 中文对山的定义则有些差异,一般认为“高山”指主峰的相对高度超过1000米,“中山”高度350米至1000米,“低山”高度在150米至350米。至于主峰相对高度低于150米,只能称为丘陵。 武吉知马山是新加坡最高的山(163.63米),虽然不是高山峻岭,但山林里负离子充足,又别有风光,附近居民都喜欢来晨运。周末假期,访客来自四面八方,山下的停车场挤满车子,上山下山兵分各路,各得其趣。至于跟武吉知马山相对的武吉巴督山则没那么闻名,没多少人知晓。 新加坡的另一座名山是福康宁山 Fort Canning(60米),童年时候称为皇家山,也叫升旗山。晚上用过晚饭,有时我们还会一家子上升旗山纳凉,童年的星星似乎特别大特别亮,三个并排的担杆星和忠实守护在月亮旁一辈子的卫星,特别容易辨认。 在更久远的年代,升旗山也叫禁山 Bukit Larangan,是马来王的宫殿,王权在手,平民不能接近。年少时上山探险,绕过山头,走到山的另一边培育我长大的学校。除了捉蟋蟀、捡相思豆外,也对山上的马来坟墓和山下的基督坟墓感到好奇。更妙的是婚姻注册局就在坟墓旁,婚姻彷佛真的就是坟墓的代名词。 花珀山 Mount Faber(105米高)是童年时代新加坡的旅游景点,同学的文章会提起风和日丽的早晨,爸爸带着我们一家子到花珀山旅游,路上游人熙熙攘攘,谈笑风生…。当花珀山跟圣淘沙挂钩之后,花珀山上多了缆车站,穿梭于两岛之间,似乎更热闹了。 与花珀山隔了一条 Henderson Road 的是直落布兰雅山 Telok Blangah Hill,花珀山原名直落布兰雅山,1844年英国工程师Charle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 | Tagged , , , , ,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