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

走遍新加坡的山丘水秀

怎一個情字了得

原文:navalants.blogspot.com,2006年9月3日 修订:2014年2月18日 教育制度将再度改革,每个学生都能发挥他们最大的潜能,没有人会被遗弃,这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先生在2006年教师节所传达的讯息。2013年,七年过去了,教育部长黄瑞杰说每间学校都是好学校,有些教育界人士敢敢向校长、部长等挑战,请他们把孩子送到一般学校就读,才能够显示出政府的诚意。 我们的教育制度走了许多弯路。我受教育的年代,学校的学术排名并不明显。举个例子,当年的莱佛士女校就设在维多利亚街,附近的孩子们包括我的邻居和表姐,就在哪儿度过他们的童年。曾几何时,莱佛士女校被打造成名校,又是高才班,无形中重新制造了殖民地时代的社会阶级。分流呢?虽然政府费劲地为分流制度辩护,但怎么也改变不了箇中的玄机。 在曲折迂迴的漫漫长路上造就了一些人,更牺牲了许多人,金字塔下的普罗大众是默默耕耘的一群,任命度过一生。兜了三十余年,我们又绕回原点,教育的崇高目标是有教无类,发挥学生的潜能,培养学生的人格。 我们的年代没有庆祝教师节,不过老师已经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八十年代末,我写了一篇散文《昔日福南昔日情》,记载一段曾经刻骨銘心的心路历程,把其中几段摘录下来,借此感激一群在皇家山的一端,坚守岗位到最后一课,诚心奉献给下一代的老师们: ….. 小三的时候才知道福南街之所以出名还在于其臭名昭彰。那时班上两个同学打架,被老师在课堂上公开审讯。 “你住那里的?”老师手持两把木尺,铁青着脸。 “潮州街。” “你又住那里?”老师凶巴巴地转问另一名同学。 “福南街。” “一个潮州街,一个福南街,都是阿飞流氓出入的地方,难怪你们打架打到学校里來!阿飞流氓我见多教多了,今天一定要教训你们两个不可。” 两人手心紧靠着桌面,手背朝天,老师横着木尺,像剁豬肉一样。未几,两只手都流着鲜血,木尺断了两根。 “休息的时候买过两把木尺,还给同学,知道吗?”老师怒气未消。 強忍著眼淚與痛楚﹐兩人緊咬牙根﹐點了點頭。這一來點心肯定沒著落了。 …….. …….. (到了中学),冯老师就是在人心惶惶,士气低落的情況下走马上任的。那时她刚从南大毕业不久,还是教育学院文凭班学员。福南街出高人,怎不叫人另眼相看﹖ 冯老师个子矮小,貌不惊人,凭着一股爱心与尊严,把潮州街、乌桥头等一班难兄难弟治得服服帖帖,乖乖上她的课,准时呈交作业,测验前总安安分分的花上至少八成功夫去温课,从不跟她故作刁难。是她为我开拓新的生活领域,教我从另一个角度环视人间,激励我以开阔无畏的心情去面对生活。 “住在福南街这类龙蛇混杂的地方都是下层人民,如果他们有钱,早就搬到加东一带住洋楼别墅了。生活对下层人民而言就是以劳力换口饭,为一家人填肚子。骂粗口、出风头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但他们的本性还是善良的。我们学校愿意招收这类顽皮的学生就表示出有教无类的崇高教育宗旨。虽然山鸡变不了凤凰,他们只能拉低学校的会考成绩,但是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学校给予他们学习做人的机会,发挥他们善良理智的一面,将来即使不能出人头地,也能堂堂正正、脚踏实地,贡献出一份力量。贫穷不是罪过,只要人穷志不穷,有毅力,肯努力,懂得珍惜机会,把握机会,成功永远属于你。…..” …….. …….. 重回福南街好多次,腳下踩的是福南街的土地,身处的是福南中心。时光是最公正,也是最无情的。早年的福南街兄弟成家的成家,立业的立业,老的老,死的死,大家分散到新加坡各个角落,现代化的商业中心驱走昔日的凌乱污秽。当年站在這片土地上,除了懂得默默生活,懂得叛逆,懂得“江湖义气”之外,谁曾梦想过整洁宽敞的家园?谁曾想到当年的叛逆青少年如今都安分守己地过活,今日却多了一群游离少年,重复着一段不应该重复的历史? 我永远不会忘记“只要人穷志不穷,有毅力,肯努力,懂得珍惜机会,把握机会,成功永远属于你。”也许成功的实质已经跟当年迳然不同,今日的成功是薪水,房屋,汽车及社会地位。 也很怀念曾经拥有过的“万里无云万里天”般,大家心胸坦蕩,肝胆相照,无需掩饰感情的生活。….. 相关链接: 潮州学堂 八十年前的华校课程 皇家山(福康宁山)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金山行 Mount Ophir

原文(1):navalants.blogspot.com, 2008年11月27日 原文(2):navalants.blogspot.com,2008年12月5日 修订:2014年2月18日 金山比不上什么名山大川,有什么好谈的呢? 泰山贵为五岳之尊,秦皇汉武曾经在此封天禅地,凌绝顶,度沧海。黄山归来不看山,泰山归来不看岳,金山在马来西亚柔佛与马六甲的边界,高不过一千米,不是奇峰异石,也不格外陡峻。无限风光在险峰?还差得远呢! 但比起新加坡的青山,金山自有另一番洞天。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金山的神仙到底在何处? 仙女奇缘 金山又名奥菲雅山(Mount Ophir),马来文Gunung Ledang,位于柔佛东甲(Tungkat)与马六甲之间。 金山有双峰,主峰海拔1276米,是西马第64高峰,也是新马年轻人最爱爬的一座山。 对登山者而言,金山也是东南亚伤亡率最高的山峰之一,我亲眼见过两宗严重的意外,都发生在距离山脚约15分钟至半小时路程的瀑布区。两起意外同样是充当领队的年轻小伙子,他们站在衔接瀑布两岸的石头上,指引队员过河,不小心脚下一滑,就这样被冲到山脚下,不见了半边脑袋,送往医院前已经宣布死亡,乐极生悲。 也听说过有些登山队在山上扎营,碰到雷电交加,被倒下的大树压死,现在马来西亚当局设立条规,从半山腰起必须有专业向导,而且禁止登山队在山上过夜。 关于金山这个名字的来源,相传古代的航海家认为这是个金矿,来自希腊、中东、中国等探险家都对此宝地虎视眈眈。“Ophir”可能是希伯来文,指财富的区域;中国明朝的海员在马六甲海峡航行,称它为“Kim Sua”,福建话的金山;满者伯夷王朝期间(13-15世纪),爪哇人称之为“Gunung Ledang”,直译就是“远山”。 “远山公主” (Puteri Gunung Ledang)是一个美丽与哀怨的马来传说。话说公主住在金山,和另一座山(Gunung Rundok)的王子相爱,后来两人成亲,迁居到马六甲海峡的一个岛屿上(Pulau Besar)。 有一天,公主正在聚精会神地刺绣,丈夫悄悄的在身后想要给她一个拥抱,公主一时受惊,意外的用针将丈夫刺死了。公主伤心欲绝,回到金山,誓愿从此不再嫁人。 《马来纪年》讲述当时的马六甲国王苏丹马穆对公主动了情,决意娶公主为妻,可是公主已经一心守寡,故意出了多道难题,甚至要一碗苏丹小儿子的血液来作为定情之物,才使到苏丹马穆知难而退。当地人相信公主长生不老,除了协助马来药师采药之外,也会搭救在山林中迷路的过路客。早上,公主会以年轻貌美的少女打扮出现,中午她会变成一个成熟的妇女,黄昏时分是个慈祥的老妇人。就这样日复日,年复年。 上金山 六上金山,可是都没有遇到传说中的神仙。 第一次上金山,年方二十一,风华正茂,正因为不知天高地厚,也上得最辛苦,不晓得节省体力,结果老早就漏气了。勉勉强强登上顶峰,花了整七个小时。 这群上山的朋友在新加坡工艺学院(Singapore Polytechnic)中文协会相知相遇,毕业后大家为了保持一个完美的回忆,他日倘若再相见,必定把时代推得更前!在那个理想的年代,赤子之心,最纯真无邪,最青涩,也最美丽。 第二次上金山,年方二十二,意气蓬勃,与六位军友临别秋波,让他们以爬山的形式来为我践行,标新立异。这次竟然迷了路,浪费了六个小时与体力,只能在半山腰扎营过夜,半夜还碰到一只类似狐狸的红皮动物来偷食物。当时艺高人胆大,可没想过害怕。这趟旅程最值得回味的并非人在征途上,而是在山林中找出路的六个小时。 第三次上金山,年已二十五,在社会上正正式式的混了将近三年,碰了一鼻子灰,对人生对人性都感到极度困扰,想起庄子的逍遥游,也想随他乘风归去,独与天地往来。不过假期也不过那三两天,金山是最好的选择。这回只跟赐福和志明登山,上山下山只花了不到七个小时,也许是早已累积了登山经验的关系吧?我们已经晓得如何避重就轻,让体力与精神融为一体。 第四次上金山,年已二十九,那时刚在南洋理工大学修完三年课,那三年的日子骑虎难下,但既然作了重回校园的选择,只好咬紧牙关,一步一脚印。挨完了,心情也轻松了,一切的付出都变得值得。这群登山的朋友整二十人,我原只认识两人。相知相遇便是朋友,又何必去计较太多?这时所享受的是登山的过程,不再与时间赛跑了。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第二天清晨迎着朝阳,世界多美好。原来不去计较得失,得多过失! 第五次上金山,年已三十,跟一群南洋理工大学中文学会的朋友。南洋理工那三年,我是禅心已作飞泥絮,怎么跟中文学会的朋友来往了?其实是通过前新加坡工艺学院的学友健茂。世人熙熙,皆为利来,世人攘攘,皆为利往,非仁非智。仁者乐山,智者乐水,金山有山也有水,正符合我当时的追求。今生今世我们的心可以遨游到多远? 第六次上金山,年已三十九,有心无力,只能在另一个山头爬起,偷工减料。我们都拖儿携女,儿女年幼,气力不济,登山危险,儿女成为我们的藉口。站在山峰隐隐约约有把声音说这该是你的最后一次了,不禁念天地之悠悠,独仓然而泪下。 不刻意寻仙所以得仙 第一次上金山是1982年,第六次2000年,前后跨了20与21世纪。流光一逝十八载,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对外在世界多了宽容感恩,胜过把时代推得更前那华而不实的豪语。 金山虽然不是名山大川,千里之行,源于足下。它伴随着我的青春岁月,陪我走入中年。它教我在自然中超越自我,脚踏峰顶一块实地,头顶一片自在蓝天,天地人融为一体,原来可以穿越时空!千古尘埃是自找的,既然由来无一物,又从何处惹尘埃?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仙在何处?仙在我心。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花珀山下 Mount Faber

原文:navalants.blogspot.com 2012年6月8日 修订:2014年2月11日 童年的花珀山(Mount Faber)是新加坡的旅游胜地,那时出国旅游是梦想,能够在某个风和日丽的早晨,一家子趁着巴士在“内地旅游”,在110米高的花珀山上“留情”,青春不留白,已经是赏心乐事了。那个年代的花珀山也吸引了不少外国的观光客,登高望远,南部岛屿尽入眼帘,见证新加坡发展的里程碑。今天的花珀山还是可以见到旅行车上上下下,但以中国客居多。 距离花珀山最近的岛屿是绝后岛(Pulau Blakang Mati),开国元勋吴庆瑞以超凡的远见,在发展工业区炼油厂等硬经济之余,以另一类方式开发绝后岛,使它成为特色消闲娱乐场所。1980年代的绝后岛已经逐渐成为新加坡的标志,没到过绝后岛,新加坡之游总留遗憾。 绝后岛就是易名后诗情画意的小岛圣淘沙(Sentosa),说它小因为只有四平方公里。圣淘沙与花柏山之间有缆车服务,缆车上还可以营造浪漫,黄昏美景,红粉佳人,共享晚餐,意乱情迷。 花珀山曾经是直落布兰雅山 如果说花珀山就是直落布兰雅山。你相信吗? 直落布兰雅山上的Alkaff Mansion数度易主,曾经是世界佛教社与世界佛教大学的所在地,如今是间意大利餐馆。建在半空的Henderson Waves衔接花柏山和直落布兰雅山两个山头,两山之间隔着一条Henderson Road。 直落布兰雅山座落在Henderson Road,花珀山下对着Vivo City那条马路则是直落布兰雅路Telok Blangah Road,是不是有点阴差阳错的感觉? 1844年,新加坡的John Turnbull Thomson地图称直落布兰雅山为Tulloh Blangan Hills。直落布兰雅山的腹地从Kampong Bahru Road 延伸至 Alexandra Road。直落布兰雅山区(Telok Blangah mukim)共有七个山头:Bukit Jagoh, Mount Washington, Bukit Radin Mas, Bukit Chermin, Bukit Berlaye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青山依旧在?Hills in Singapore

原文:navalants.blogspot.com,2012年3月2日 修订:2014年2月10日 新加坡有名山大川吗?山不在高,水不在深,能称为 Hill 的,都是小丘。山丘虽小,但一概称为“山”。这也许与英殖民地政府根据英国对山的定义有关,伦敦的山并不高,但有名气,如Tower Hill 因处置囚犯而闻名,98米高的Parliament Hill俯视着伦敦的城市, Notting Hill是伦敦西北的富人区,Greenwich Hill的24小时钟吸引着大批游人。地理学上对“Hill”的解释是 “an area of land that is higher than the land surrounding it but smaller and lower than a mountain”,而所谓的“mountain”是海拔610米以上的高山。 中文对山的定义则有些差异,一般认为“高山”指主峰的相对高度超过1000米,“中山”高度350米至1000米,“低山”高度在150米至350米。至于主峰相对高度低于150米,只能称为丘陵。 武吉知马山是新加坡最高的山(163.63米),虽然不是高山峻岭,但山林里负离子充足,又别有风光,附近居民都喜欢来晨运。周末假期,访客来自四面八方,山下的停车场挤满车子,上山下山兵分各路,各得其趣。至于跟武吉知马山相对的武吉巴督山则没那么闻名,没多少人知晓。 新加坡的另一座名山是福康宁山 Fort Canning(60米),童年时候称为皇家山,也叫升旗山。晚上用过晚饭,有时我们还会一家子上升旗山纳凉,童年的星星似乎特别大特别亮,三个并排的担杆星和忠实守护在月亮旁一辈子的卫星,特别容易辨认。 在更久远的年代,升旗山也叫禁山 Bukit Larangan,是马来王的宫殿,王权在手,平民不能接近。年少时上山探险,绕过山头,走到山的另一边培育我长大的学校。除了捉蟋蟀、捡相思豆外,也对山上的马来坟墓和山下的基督坟墓感到好奇。更妙的是婚姻注册局就在坟墓旁,婚姻彷佛真的就是坟墓的代名词。 花珀山 Mount Faber(105米高)是童年时代新加坡的旅游景点,同学的文章会提起风和日丽的早晨,爸爸带着我们一家子到花珀山旅游,路上游人熙熙攘攘,谈笑风生…。当花珀山跟圣淘沙挂钩之后,花珀山上多了缆车站,穿梭于两岛之间,似乎更热闹了。 与花珀山隔了一条 Henderson Road 的是直落布兰雅山 Telok Blangah Hill,花珀山原名直落布兰雅山,1844年英国工程师Charle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 | Tagged , , , , , , | 1 Comment

青山不老福康宁 Fort Canning

原文:navalants.blogspot.com, 2012年2月24日 修订:2014年2月10日 新加坡每年约有两万七千对新人,近百分之四十属于异族婚姻。他们多数在婚姻注册局宣誓成为合法夫妻,也有一小部分情侣选择在教堂、酒店、民众俱乐部等地方共结连理。 为什么婚姻注册局建在福康宁山麓呢?须知在婚姻注册局右侧是保留一个小角落的基督教徒的坟墓,半山腰则可能是一位马来王的墓地。此举是借助青山先人的灵气,助长新人的运势吗?请注意,新加坡的离婚率约25%,每二十对夫妇当中,有五对选择离异。 童年的福康宁山叫皇家山,附近居民称它为升旗山。记得小学作文写道学校在升旗山对面,老师说升旗山在槟城,又叫槟榔屿,可以搬家但不能搬山。也不晓得那儿来的勇气,跟老师据理力争,最终还升旗山一个清白。 翻过婚姻注册局这边山头,山的另一端的福康宁公园(1981),童年时称为皇家山公园,过去也拥有过中央公园(1972) 和King George V Park(WW II二战之前)等名字, 是1960和1970年代的旅游胜地,旅游车还载着外国访客到公园流连,在国家剧场前留下纤纤玉照。 国家剧场气势徬礴,五指勇闯苍天,是一代人以无畏的精神,以一元一砖打造新加坡文化的地标。在那个热血沸腾的年代,群策群力下自然发挥出来的精神面貌,更期待的是共拥欣欣向荣的未来。 今时今日我们的社会有快乐有满足,但也有很多埋怨与愤怒,要重新唤起自然散发的集体精神,似乎成为天方夜谭。 国家剧场旁是梵克夫水族馆,只花两毛钱便能度过一个悠闲的下午。以今天的标准来衡量,梵克夫水族馆缺少的是霸气,不像让鲨鱼遨游的海洋水族馆那般叫人对水底世界赞叹不已,或许这是注定梵克夫水族馆走向灭亡的原因。但海洋有海洋的澎湃,小溪有小溪的温柔,童年的梵克夫水族馆正胜在小巧亲切。 多年以后回头望着一片青茵草地,建国的地标在朦胧的眼神中乍有还无,此处固然形胜,似曾小小兴亡。 福康宁山灵气何在?从福康宁山上的旧城墙、1926年出土的满者伯夷Javanese Majapahit金饰和1984年挖掘出土的中国瓷器钱币看来,新加坡绝对不是一个被遗忘的小岛,直至19世纪莱佛士踏上新加坡河畔才在沉睡中苏醒过来。14世纪的新加坡曾经繁荣一时,或许还是个繁忙的贸易港,史称淡马锡Temasek (Tumasik,“Sea Town” in Old Javanese)。1349年中国元朝航海家汪大渊的《岛夷志略》记载,有一些华人住在淡马锡,他们椎髻,穿短布衫,系青布捎。商船经过龙牙门,由东到西空船没事,由西向东载货船会被海盗洗劫,所以水手都不敢在此地停留。 《岛夷志略》 龙牙门:  门以单马锡番两山相交,若龙牙状,中有水道以间之。田瘠。稻少。气候热,四五月多淫雨。俗好劫掠。昔酋长掘地而得玉冠,岁之始,以见月为正初,酋长戴冠披服受贺,今亦递相传授。男女兼中国人居之。多椎髻,穿短布衫,系青布稍。产粗降真、斗锡。贸易之货,赤金、青缎、花布、处瓷器、铁鼎之类。盖以山无美材,贡无异货。以通泉州之贸易,皆剽窃之物也。舶往西洋,本番置之不问。回船之际,至吉利门,舶人须驾箭棚、张布幕、利器械以防之。贼舟二三百只必然来,迎敌数日,若侥幸顺风,或不遇之,否则人为所戮,货为所有,则人死系乎顷刻之间也。 更早的年代(西汉),海上丝绸之路衔接南中国海,印度尼西亚群岛和印度洋,许文樵考究三国东吴时期的《扶南传》,认为公元三世纪的时候,中国可能称新加坡为蒲罗中(Pulau Ujong),即半岛尾端的岛屿。 1819年1月29日莱佛士登陆,当时的马来人称此福康宁山为禁山(Forbidden Hill, Bukit Larangan),因为早年有五位马来王住在山上,马来王的坟墓也在山上,山下有围墙,一般子民都不得上山。 据马来纪年记载,新加坡被暹罗侵占,血流成河,鲜血染红了战场。末代马来王拜里米苏拉(Parameswara,后人为他取了个回教名字伊斯干达沙Iskandar Shah) 辗转逃到马六甲,建立马六甲王朝。后来他的遗体运回新加坡,葬在福康宁山半山腰的圣墓(Keramat Iskandar Shah),但更可能是衣冠冢。 此后到莱佛士登陆时,岛上大概有一千个居民:500名Orang Kallang,200名 Orang Seletar,150名 Orang Gelam,100名 Oran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 | Tagged , , , , , , , | 2 Comments

你快乐吗?

原文:navalants.blogspot.com 2006年8月20日 修订:2014年1月17日 你快乐吗﹖ 人生不如意之事常八九,又要面对许许多多的是非无奈,有多少人能快乐起来? 为什么这么多人比我富有?为什么这么多人比我高高在上?为什么这么多人比我跑得更快更远》为什么草总是对岸的比较茵绿?为什么春天老是迟迟不肯到来? 我们是否尝试从從另外一个角度來对待生命,直面人生?简单地说,当你坐拥一片蓝天的时候,你快乐吗?你真的会快乐吗? 你能摆脱人生无常,日月星辰与宇宙体系的束缚吗?如果不能,你的快乐只是虚幻的假象,你并不快乐,所以你觉得人生不如意之事常八九,充满无奈。 在慈善医院、穷乡僻壤,有默默耕耘的一群,他们并不富裕,不过他们把追求名利富貴的精力挪出來,把爱心奉献给世界。他们是现代的南丁格尔,快乐在于有能力付出,快乐原自內心。 那天机缘巧合,遇见一位曾经有工作來往,但并不熟络的朋友。他说他的阿姨以及过世了,她打不过癌细胞,去世前那段日子过得很平靜,心情悠祥,还问起我。 可是我怎么都记記不起她的样子。 他說那天在裕廊,我绕道载了他一程去接他的阿姨,过后由于时间紧迫,怕等不到德士,我再次绕道把他們载到中央医院。 似乎有這一回事,可是印象很模糊,我只好抱歉一笑。人年紀逐漸大了,对曾经发生过的身边事已不太在意,对“人來人往”的事也看得比较淡薄。 他说想起來,所谓的“那天”已经是十年前的往事了。十年风雨几番新,那时他的阿姨就因为這件事萌起求生的勇气。十年抗战的过程,使他在阿姨的生命中得到启发,今天他是一个义工,把快乐奉献給不幸的一群。 他说我认为所做的是小事一宗,可是影响深远,改变了他的阿姨和他,也改变了他所接触的許多人。 能夠付出本身就是一种快乐,能夠聆听对方由衷的身边事也是一种快乐。很感谢他分享這一段心路历程。 快乐由自心中,山不转水转,水不转心转,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只有超越时空,超越利益,快乐才会真正快乐。愿你也是快乐世界的一份子。

Posted in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 | Tagged , | 2 Comments

结霜桥下淡水河

原文:Sungei Road, 结霜桥下淡水河,2011年4月15日 修订:2014年1月3日 匆匆人世游,有那一段生活是你最留恋的?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依山傍水的生活应该富有情调吧?我说是的,山不转水转,水不转心转,一切由心出发,从容面对。 从童年到青年时期,曾经依偎过一山二水。那时生活并不富裕,从数十人共用一个阁楼到一房半厅一水缸,年年难过年年过,穷有穷开心,人日能够吃到我们自己独创的江门鱼生,已经开心得不得了。一山是指皇家山(富康宁山,Fort Canning),二水是指新加坡河 (Singapore River) 与梧槽河 (Rochor Canal)。 童年的生活在皇家山麓新加坡河边度过,那个地方有个优雅的名字,叫做水仙门,但绝对不是山明水秀的那种。新加坡河上忙碌讨生活的驳船苦力,养活了河畔的米仓与海产店的一群人(那些海产店叫做某某“海舆郊”)。潮退时,河床还会发出阵阵恶臭。河的气息源自生活的拼搏与流淌的血汗。 1980年,业主说我们房子的租金已经十余年没调整了,水涨船高,不可能继续做慈善家,结果每三个月就大幅度往上调,叫人吃不消。于是,我们告别了同屋共住的城市甘榜生活,搬迁到新世界附近茂德路(Maude Road)一房半厅的租赁组屋。这个地方因为有松林火锯厂而闻名,所以俗称松林板厂。松林板厂的原址就在Syed Alwi Road的梧槽河畔,1980年代拆除,后来在部分原址建立松林大厦(Song Lin Building)。 住在茂德路组屋,印象最深刻的是梧槽河畔的双溪路(Sungei Road)。Sungei Road有两个响当当的俗名,广东话叫“淡水河”,福建话叫“结霜桥”。淡水河是因为这条河的上游源自Upper Bukit Timah,在独立桥下与加冷河交汇入海。至于结霜桥, 梧槽河上确实有好几座小桥横跨河面,但在常年如夏的新加坡,没有一座桥结过霜,为何称为“结霜桥”可费思量。 “结霜桥”的由来 先说回Sungei Road。在我们搬入附近的Maude Road之前,Sungei Road早已声名远播,是我打发时间的好去处。Sungei Road是新加坡著名的跳蚤市场、平货市场、冒牌货市场、贼赃市场和赌档。那里还有好多个为人缝制帐篷的摊子及五金店,旧货地摊少说也有一两百个,是穷人的超级市场。Sungei Road的访客来自三教九流,建筑工人、木器师傅、收藏家、扒手与平民百姓聚集一堂,各取所好。那时也有好多搞戏剧的文艺团体到Sungei Road去找廉价道具,如烟壶、水烟管、抽鸦片用的烟枪、外套、手杖、旧式台灯、上发条的唱机等等。 1980年代后期,政府整顿路边摊贩,Sungei Road火红的路边旧货市场逐渐缩水,一些经济能力较强的小贩转入店屋,逐渐告别路边旧货摊的年代。 淡水河是我和家人共拥的名字,它比梧槽河生活化,也亲切多了。黄昏时分,夕阳西下,河面伴着晚霞,染得火红;沿着河畔,轻轻哼着曲子,唱着回家,原来一天下来放松后的心情是如此写意! 淡水河畔有一间颇具规模的制冰厂New Singapore Ice Work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