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片米粉 mote hin gar

原文:navalants.blogspot.com 2014年1月24日
修订:2015年6月19日

最近吃了两顿由缅甸同事亲手下厨的鱼片米粉(mote hin gar)。这是缅甸最典型、最受欢迎的街边美食,也是当地人民爱吃的早餐。

第一次吃的mote hin gar是由Soe Naing和Kyaw Swar Tun(Joe)联手制作的,第二次则是由Soe Naing 一人包办,吃起来各有千秋。就口感而言,我偏信一个厨房容不下两个大厨的说法,两个厨艺最高超的大师在一起,各占风头,食物少了些层次感,因此较喜欢第二次的味觉。Soe Naing说他的父母以前是熟食小贩,专卖mote hin gar,所以也学了两手。

Mote hin gar的主要食材包括洋葱、蒜头、香茅、香蕉叶茎(nga pyaw eu)、干辣椒、鱼膏、鱼露,鱼饼、鲶鱼片和水煮蛋,汤水略带褐色。热辣辣的鱼片米粉汤添加芫荽、豆芽和柠檬,味觉非常丰富,酸酸辣辣,很有娘惹菜般叫人食欲大增的滋味。由于mote hin gar下足原料,味道鲜美,又有营养,缅甸人常用它来招待亲朋戚友。

缅甸米粉。图片来源:Antonie

缅甸米粉。图片来源:Antonie

已经准备好,随时可以上桌的食材。图片来源:Antonie

已经准备好,随时可以上桌的食材。图片来源:Antonie

食材中的鲶鱼是淡水鱼,广东人称它为“塘虱”,鱼皮滑溜溜的,没有鱼鳞,肉质细嫩。在缅甸的传统风俗中,鲶鱼也是妇女产后食疗滋补的上选,有催增乳汁的作用。

在新加坡的缅甸人

估计目前约有十万名缅甸人在新加坡居住,约占总居住人口的1.7%,以百分比来说,确实是说多不多,但以十万群众而言,绝不是小群体。新加坡市区内的柏龄大厦(Peninsula Plaza)是自然转型的缅甸城,周末挤满缅甸侨民,缅甸气氛格外浓郁。柏龄大厦胜在虽然人潮涌涌,但是井然有序,没有大声喧哗,也没有客工醉酒闹事,体现出缅甸侨民的素养,整体的感觉是挺和谐的。

柏龄大厦内的缅甸餐馆有典型的缅甸餐食,如米饭、咖喱、茶叶沙拉(laphet thoke)和酸辣汤等。缅甸菜肴也跟邻近的中国、印度、泰国等地的美食融合,味道比中国菜式浓郁,咖喱不添加椰奶,也不比泰国和印度咖喱辛辣。本地的缅甸餐馆所售卖的mote hin gar价格不便宜,这道简单快捷的鱼片米粉小碗$7.50,大碗$8.50,缅甸同事亲自下厨的那碗鱼片米粉佐料特别丰富,算是特大号(XXL)了。

佐料特别丰富的鱼片米粉

佐料特别丰富的鱼片米粉

mote hin gar是奢侈品

在缅甸的大城市,也是前首都仰光(Yangon),在街边吃一碗mote hin gar折合新币$1.50。我算了算,如果一家四口,吃这么一顿早餐约$6,而在大城市工作的工程师月薪约$250,这顿早餐几乎是一天的薪水。Joe解释说在当地,一般家庭不会这么奢侈,他们会叫两碗鱼片米粉,再买一些廉宜的地道食品,大家一同分享。实际上在缅甸街头做生意很简单,一个小食摊摆几张桌椅就可以养活一家人了。

传统上,缅甸家庭就是这样围着圆桌,坐在地上进食,像传统马来餐和印度餐一样,用右手将食物送入嘴里。食物也不像西餐那样一道一道上桌,而是像一般的中式的家常菜那样摆满一桌,随意品尝。

传统的进餐方式

传统的进餐方式

在政治和法律上,缅甸妇女拥有和男人同样的权利;按文化习俗,她们也可以从事各项职业,在某些领域如教育、医疗和零售等,缅甸妇女都占据绝对的优势,但是在社会习俗上,乡村和城市的习俗是有很大的区别的。城市地方男女平等,没有什么男尊女卑的观念,至于乡村地方,如果有客人在场,一般上都是男人先吃,女人和小孩则等男人离座后才吃剩余的菜肴。

茶余饭饱之后

茶余饭后,话题很自然的就扯到“拉”这回事上。Soe Naing说在城市和新加坡住久了,去到乡下地方就很不适应,尤其是上厕所。去到堂姐妹嫁到克伦族(Kayin)的乡村,厕所是没有门的,当地人的观念是反正“拉”和“吃”都是每一天的正事,所以没有什么避忌,人有我也有,谁想看就看个够吧!

Soe Naing说他还有点害臊,所以强忍到晚上黑漆漆的时候才打着手电筒走到老远的厕所去做“大号”,还提心吊胆地面对着吠个不停的狗群,此刻不知道下一刻的命。至于“解放”完毕之后,乡下地方还沿用以前的做法,不用厕纸,而是就地取材,使用免费的竹片来擦屁股。

想起三年前在国家博物馆所展示的庞贝城(Pompeii),公元一世纪时被六米多深的火山灰淹没。庞贝为我们提供了历史的瞬间,让我们了解到二十个世纪前,在火山爆发的那一刻,庞贝这座繁华兴旺的城市的罗马人的生活。其中一个是设立在市中心的开放式的公厕,而所使用的“厕纸”可能就是那一根根冷冰冰,大家共用的“洗屎棒”(aspongia)。“洗屎棒”的一端绑着海绵,使用时伸手进入设计在马桶的大理石凳前方的洞口擦屎,脚前面有条流水沟,将海绵清洗一下就可以再循环了。

公元一世纪罗马式公厕

公元一世纪罗马式公厕

在维基搜秘一下,原来最早有据可查的擦屁股工具是三国时期的“厕筹”,是用竹片或木片做的;用厕纸擦屁股是元朝才开始的。公元15世纪以前,英国王室用新鲜的三文鱼肉片来擦屁股,日本皇族则用蝉翼,中世纪末的法国皇宫里擦屁股用粗麻绳,绳子还是公用的。

“拉”了一大堆,您还吃得下mote hin gar 吗?

相关链接
柏龄大厦-新加坡的缅甸城
小缅甸-Colleagues from Myanmar (1 of 2)
小缅甸-Colleagues from Myanmar (2 of 2)
罗马人的卫生设施-公厕

Advertisements

About 国樑 KL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食在四方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