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林轶事

原文:navalants.blogspot.com, 2010年5月21日
修订:2014年3月13日

都是母语惹得祸

读到一则未来新闻简讯 -《 我的未来不是梦!》:

时间:2010年再加5到10年

《xx报新闻》:今年全国母语(华文)PSLE 水准大大提高,99.875% 的考生都得满分,没有学生因为华文不好而进不了他们的第一选择中学,皆大欢喜。我国接下来会检讨数学的比重,因为有家长投诉孩子花在学习数学的时间太多,害得孩子没时间玩电脑游戏,再者,除了买4D和去IR,数学也没什么用。附上考题样本,好让家长与孩子提早共同练习。

母语(华文)考题:

1.“床(bed)前明月(moon)光,疑(suspect)是地上霜(frost),举头(raise the head)望(look at)明月,低头(to look down) 思(think) 故香*(kumpong, HDB-hood, GRC)”是谁写的诗(poem)?

A. 诗人(poet) 李白(li-bai)
B. 歌星孙姿姿 (Stay-firmly Sun)
C. 明星烫母哭死 (Tom Cruise) 答案:( )

* 原文照登,审题员A level没选华文,”香”与”乡”在<谷歌拼音>里,“此边到那边,相差一点点”,别怪他 – 编者按。

整死削掉大牙!(真是笑掉大牙!)

玩笑归玩笑,母语何去何从是个严肃的话题,牵涉到今后新加坡与新一代该如何面对的感性与理性间的灰色地带。从教育部长黄永宏被“误解”到英文源流与草根一族语文对峙,到以芳林公园请愿效应攀上高潮,到两天后两大内阁成员总理李显龙和黄永宏郑重其事,隔天教育部长发Email给所有母语老师说没有贬低母语的意图,前后只隔三个星期,其后续性则来日方长。或许每三五年间又会重新包装,旧瓶换上新酒,试验一下民间的反应再作抉择。

童年的芳林公园

童年的芳林公园有个大草场和儿童乐园,只要有秋千、跷跷板、滑梯、旋转台,便是人间天堂。1966年,行动党的幼稚园就设在芳林公园对面单边街的九层楼组屋二楼的角落,打通了两个组屋单位的露台便是我们的课室。现在回头瞧瞧,原来我自小就在行动党的启蒙教育中成长。

1960年代初,单边街九层楼,改良信托局组屋,设立了人民行动党幼稚园。图片来源:NAS c.1960

1960年代初,单边街九层楼,改良信托局组屋,设立了人民行动党幼稚园。图片来源:NAS c.1960

设在露台的课室

设在露台的课室

那时单边街九层楼是新加坡最高的公共组屋,有谁想不开的,会选择在九层楼往下跳,所以单边街是名符其实的跳楼街,九层楼也是远近驰名的跳楼胜地。

十九世纪,富商章芳林斥资三千元买下芳林公园这块土地,1885年公园兴建完工,距今已有125年历史。

芳林公园内合照,背景是单边街九层楼。

芳林公园内合照,背景是单边街九层楼。

1960年代初的芳林公园,看少女穿的窄腰衣裙,很有Christian Dior的味道

1960年代初的芳林公园,看少女穿的窄腰衣裙,很有Christian Dior的味道。图片来源:NAS c.1960s

兵戎相见

1955年至1959年,新加坡人要求自治和独立的“默迪卡”呼声越来越响亮,政治升温,芳林公园成为各个政党举行群众大会的“旅游胜地”。

芳林区这块居住着华族社群的贫民窟也是政坛必争之地 。 1957年市议会选举,共有32个选区,新加坡河南岸的驳船码头到克罗士街及克罗士街上段(海山街),延伸至菲立街和直落亚逸街这个范围,划分为“芳林”选区。王永元是人民行动党主将,芳林选区因此成为主要战场,芳林公园成为各政党举行群众大会的场所。在这场市议会选举中,人民行动党有13名候选人当选,奠定了1959年上台执政的基础。

芳林选区:在海山街、直落亚逸街与驳船码头范围内

芳林选区:在海山街、直落亚逸街与驳船码头范围内

新加坡自治邦第一届立法议会选举于1959年5月30日举行。2月15 日行动党在芳林公园举行大选前的首个群众大会,当时人们对林有福政府的贪污无能感到失望,行动党成了人民的希望,出席的群众非常踊跃。5月5日提名日,王永元再代表行动党到芳林区参加选举,5月15日晚上行动党在芳林公园举行提名后的第一个群众大会。30日午夜选举揭晓,王永元当选为芳林区立法议员。接着李光耀组织新加坡自治邦政府,出任总理,委任王永元为国家发展部长。

1960年代初行动党群众大会,人山人海,挤爆了芳林公园。图片来源:NAS c.1960s

1960年代初行动党群众大会,人山人海,挤爆了芳林公园。图片来源:NAS c.1960s

1960年王永元脱离行动党,辞去立法议员的议席,芳林区举行补选。王永元继续角逐芳林区,行动党则派出易润堂。芳林公园成为双方举行群众大会的场所。

王永元赢得了这场补选。但补选过后,芳林区依然是个政治火药库。1963年第二届立法议会选举,芳林区的选情更激烈,出现了四角战,参加选举的有人民统一党王永元、行动党佘美国、社阵林建生、人民联盟沈泰源。王永元再度脱颖而出。

1965年,王永元辞去芳林区的议席,芳林区举行第二次补选。由于王永元不参选,芳林区补选成为行动党和社阵的势力较量。行动党的代组织秘书兼总理公署政治秘书李炯才击败社阵的王清杉,行动党攻下了芳林区。一个月后新马分家,新加坡宣布独立。李炯才在1968年和1972年的国会选举中,蝉联芳林区国会议员。 1976年,芳林区并入直落亚逸选区,芳林选区走进历史。

相关链接:
激爆芳林
市长麦尼斯和王永元
芳林溯源
爱过才知情重
老树盘根,芳草寻源

Advertisements

About 国樑 KL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穿横街走窄巷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