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的世界

原文:navalants.blogspot.com,2005年10月17日
修订:2014年2月28日

Have you ever seen limestone passages sculpted by water up close? Have you drifted in silent darkness beneath the luminous blue-green shimmer of thousands of glowworms?

您可曾在零距离观赏过流水刻画在石灰岩上的痕迹?

您可曾在宁静黑暗中,随着潺潺流水,漂流至的岩石边,覆盖在成千上万颗蓝绿微光的萤火虫下?

这是一个迷人的经历—萤火虫的世界。

您可曾见过满天星斗?

在城市的月光下星星都黯然失色,光辉敌不过周遭的辉煌。不过在乡野地带四周一片漆黑,满天星斗原来是那么迷人。加上一点想象,星星就不再是星星。它们是爱人,是童年,是梦想,是宿命。

北斗星在正北极上空,是导航员,是希望。郑和在北斗星指引下完成远征非洲的使命。自此中国有了貔貅,据说是在非洲带回中土的长颈鹿。

您可曾见过满天萤火虫?那种感觉仿佛在荒山野岭观看满天星斗。星星就在眼前,伸手就能抓上一把。十分奇妙!

在孩子年幼的光景,我曾经跟他们那么亲密的一同拥抱着他们的童年,每三个月一回的学校假期,不论远近,就是要抛开硬邦邦的学校课本,到各个角落瞧一瞧,希望有所启发。

湖边

Te Anau 蒂阿瑙湖边

我们曾经那么近距离跟萤火虫亲近过,在纽西兰南岛的蒂阿瑙(Te Anau)。乘船半小时到蒂阿瑙湖中央的小岛,岛上别有洞天,在这个二十万年的山洞里跟萤火虫零距离接触,好像是神话故事,不过很真实。

我们乘坐小木舟,进入伸手不见五指的山岩下,随着流水潺潺游荡,荡呀荡的就荡到萤火虫的世界里。一闪一闪的萤光,密密麻麻,带给人无限的暇思。加上一点想象,它们是爱人,是童年,是梦想,是生命篇章。

萤光亮度越强表示越饥饿,焦急地等待美食上钩。还有一个说法,萤光虫的生命很凄美,雄性萤火虫持续发光是为了求偶,在有生之年完成延续生命的目的,因为萤火虫的生命周期通常只有一年,卵和幼虫阶段几乎占了整个生命周期,成虫的阶段往往只有一个月左右。

在人的世界里,萤火虫短暂的生命正在努力的发光,让黑暗的世界充满希望。

您或许会若有所悟,宁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也不想给自然生态带来任何破坏。

那段在纽西兰的日子格外轻松,心情特别漂亮,人在画图中什么脾气都消了。更妙的是在云雾中看世界,一切朦朦胧胧,那头驴子在车前摇头摆尾,竟然把我们当成同类。

在纽西兰的公路上,偶尔会遇上不速之客。

在纽西兰的公路上,偶尔会遇上不速之客。

念天地之悠悠,独仓然而泪下,那种感觉也品尝了。从库克山(Mount Cook)出发,在暮色中飞驰,夜越深越沉,直抵女皇镇(Queenstown)。一路穿过重重山路,两旁是雪山,黑戚戚,路茫茫,山路弯弯,不见车前月,不见满天星斗。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这就是冬日的荒野。

这段路上不见萤火虫,不然就能走入梦幻世界了。

女皇镇的早晨

女皇镇的早晨

Advertisements

About 国樑 KL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