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恩典Amazing Grace

原文:navalants.blogspot.com 2009年7月25日
修订:2014年2月27日

知恩感恩

老朋友造访,对我还窝在1994年新搬进来的老家感到很惊讶,这是“非常新加坡”!“非常”是不平常的意思。好多人都提升(upgrade),搬了几次家了,我却还是在原地踏步,似乎是那种快要在人间蒸发的异类。

那年那月,孩子出生没多久,我们一家子从伦敦回到淡滨尼这个地方安家。孩子长高了,窗外的喇叭树长得更硕壮。当年眼看着印籍外劳手把树儿栽,从枝叶凋零到五层楼的高度,弹指间我们默默地做了将近二十年的邻居。

开满百花的喇叭树

开满百花的喇叭树

树苗长成大树,遮荫纳凉,鸟儿筑巢。夕阳西下,附近学校放学,小朋友爱在树下轻轻松松地绕几圈,我家的小朋友也曾经是树下兜圈圈的一分子,打造着温馨的风情画。至于那些外劳,在异乡贡献几年后选择回家的路,落叶归根,在家乡成为半个富豪。

喇叭树(Trumpet Tree,Tabebuia Rosea)源自拉丁美洲的墨西哥、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等地(Mexico,Venezuela and Ecuador ),在五月至八月间开花。从窗口望下去,乳白色的花海如喜庆般点缀了梢头,也点缀了希望。

乳白色的花海如喜庆般点缀了梢头

乳白色的花海如喜庆般点缀了梢头

花开花谢是许多偶然组成的必然现象,除了一般的自然生态之外,还兼备了“移民”的情怀。拉丁美洲与新加坡相隔一万五千公里路,喇叭树远渡重洋,到岛国安家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历史的渊源老早把印度客工从印度洋的西岸送到东南亚是另一个奇迹,我们的祖先放弃地大物博的家乡、选择在岛国落户更是奇异的恩典。

喇叭树远渡重洋,到岛国安家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喇叭树远渡重洋,到岛国安家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从理性进入人性,这里头牵涉许多感情因素,是一连串的情意结。我愿意选择以感恩的心态来面对这一群群生命中的过客,在某时某日陪伴过我一家子,赐予我一个熟悉值得回味的家园而不是旅者的住宿。这是一条心灵之路,是人生道路上的某个选择。

奇异恩典

提起感恩与选择,听过纽西兰歌手海莉 (Hayley Westernra)演唱《奇异恩典》 (Amazing Grace) 這首詩歌,除了在海莉的天籁之音下格外感动外,也对写下这首赞美诗的约翰•牛頓(John Newton)大感兴趣。2009年7月16日高雄世运开幕,海莉除了演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和《泪光闪闪》之外,也再度诠释了《奇异恩典》。

约翰•牛顿自称为“卑鄙恶者”,不配蒙受神的恩典。他从一个道德墮落,无所不为的奴隶贩子重获新生,成为一个传道士,心中充满无限感激。他读了《圣经旧约》(verses 16 and 17 of 1 Chronicles 17)后深受感动,于是写下“奇异恩典”这首赞美詩。

And David the king came and sat before the LORD, and said, Who am I, O LORD God, and what is mine house, that thou hast brought me hitherto? And yet this was a small thing in thine eyes, O God; for thou hast also spoken of thy servant’s house for a great while to come, and hast regarded me according to the estate of a man of high degree, O LORD God.

(verses 16 and 17 of 1 Chronicles 17, Old Testament)

1817年,约翰•牛顿逝世,他为自己写了墓志铭:“约翰•牛顿牧师,从前是一个犯罪作恶、不信上帝的人,曾在非洲作奴隶之仆,但藉著救主耶苏基督的丰盛怜悯,得蒙保守并赦免,指派宣传福音。”

一份心宁的平静,也是人生所追求的。

2009高雄世运开幕, Hayley Westenra 演唱《奇异恩典》(Amazing Grace)

2009高雄世运开幕, Hayley Westenra 演唱《奇异恩典》(Amazing Grace)

高雄是民进党的腹地,在国民党领导下高雄世运会顺利开幕,为高雄这个重新打造的城市带来不眠的一夜,不也是一个奇异恩典。高雄经过民进党谢长廷与陈菊两任市长的筹备,也经历过民进党与国民党之间峰廻路转的总统选战。2004年民进党陈水扁凭着一枚神秘子弹险中蝉联,2008年谢长廷则竞选总统失败。他坦然面对:

“台湾选民已经用选票作出决定,我接受败选的事实。我在这里要恭喜马英九先生和萧万长先生…民主包括结果,也包括过程,过程难免有争议,但是我们接受,不愿再有抗争,让我们的社会非常迅速地能够修补因为选举所留下来的裂痕,让我们的人民能够很快地生活在爱与信任的环境里面。……这是我个人的挫折,不是台湾主体性的倒退,是民主的结果,不是民主的失败。台湾的发展从来就不是顺风而行,风愈大我们愈要走,我们要永远跟人民站在一起,衷心地为台湾祝福,我们相信人民,也相信台湾。”

国民党马英九众望所归,他获胜后大方地称赞竞争对手:“这次的选举,大家当然有许多批评,甚至有许多的火花,但是我们从来不敢忽视民进党在过去的几十年当中对台湾民主、台湾进步的贡献……不论输赢如何,我们同感骄傲。民主自由是台湾最珍贵的资产,我们生活在其中平常也许感觉不到,但一旦到关键时刻,民主自由所展现的力量是沛然莫之能御.这是台湾最大的资产,也是台湾最迷人的资产。”

马英九与中国取得共识,并在民进党的实力范围内为第八届世运会掀开序幕,期间风风雨雨,只有台湾人最明白,难怪大家都给海莉的“奇异恩典”特别热烈的回报。

相关链接:
The leap years
红花绿叶:红帮青帮是不是黑帮

Advertisements

About 国樑 KL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