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行 Mount Ophir

原文(1):navalants.blogspot.com, 2008年11月27日
原文(2):navalants.blogspot.com,2008年12月5日
修订:2014年2月18日

金山比不上什么名山大川,有什么好谈的呢?

泰山贵为五岳之尊,秦皇汉武曾经在此封天禅地,凌绝顶,度沧海。黄山归来不看山,泰山归来不看岳,金山在马来西亚柔佛与马六甲的边界,高不过一千米,不是奇峰异石,也不格外陡峻。无限风光在险峰?还差得远呢!

但比起新加坡的青山,金山自有另一番洞天。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金山的神仙到底在何处?

仙女奇缘

金山又名奥菲雅山(Mount Ophir),马来文Gunung Ledang,位于柔佛东甲(Tungkat)与马六甲之间。

金山有双峰,主峰海拔1276米,是西马第64高峰,也是新马年轻人最爱爬的一座山。

对登山者而言,金山也是东南亚伤亡率最高的山峰之一,我亲眼见过两宗严重的意外,都发生在距离山脚约15分钟至半小时路程的瀑布区。两起意外同样是充当领队的年轻小伙子,他们站在衔接瀑布两岸的石头上,指引队员过河,不小心脚下一滑,就这样被冲到山脚下,不见了半边脑袋,送往医院前已经宣布死亡,乐极生悲。

也听说过有些登山队在山上扎营,碰到雷电交加,被倒下的大树压死,现在马来西亚当局设立条规,从半山腰起必须有专业向导,而且禁止登山队在山上过夜。

关于金山这个名字的来源,相传古代的航海家认为这是个金矿,来自希腊、中东、中国等探险家都对此宝地虎视眈眈。“Ophir”可能是希伯来文,指财富的区域;中国明朝的海员在马六甲海峡航行,称它为“Kim Sua”,福建话的金山;满者伯夷王朝期间(13-15世纪),爪哇人称之为“Gunung Ledang”,直译就是“远山”。

“远山公主” (Puteri Gunung Ledang)是一个美丽与哀怨的马来传说。话说公主住在金山,和另一座山(Gunung Rundok)的王子相爱,后来两人成亲,迁居到马六甲海峡的一个岛屿上(Pulau Besar)。

有一天,公主正在聚精会神地刺绣,丈夫悄悄的在身后想要给她一个拥抱,公主一时受惊,意外的用针将丈夫刺死了。公主伤心欲绝,回到金山,誓愿从此不再嫁人。

《马来纪年》讲述当时的马六甲国王苏丹马穆对公主动了情,决意娶公主为妻,可是公主已经一心守寡,故意出了多道难题,甚至要一碗苏丹小儿子的血液来作为定情之物,才使到苏丹马穆知难而退。当地人相信公主长生不老,除了协助马来药师采药之外,也会搭救在山林中迷路的过路客。早上,公主会以年轻貌美的少女打扮出现,中午她会变成一个成熟的妇女,黄昏时分是个慈祥的老妇人。就这样日复日,年复年。

上金山

六上金山,可是都没有遇到传说中的神仙。

第一次上金山,年方二十一,风华正茂,正因为不知天高地厚,也上得最辛苦,不晓得节省体力,结果老早就漏气了。勉勉强强登上顶峰,花了整七个小时。

第一次上金山,年方二十一,风华正茂。

古松

这群上山的朋友在新加坡工艺学院(Singapore Polytechnic)中文协会相知相遇,毕业后大家为了保持一个完美的回忆,他日倘若再相见,必定把时代推得更前!在那个理想的年代,赤子之心,最纯真无邪,最青涩,也最美丽。

第二次上金山,年方二十二,意气蓬勃,与六位军友临别秋波,让他们以爬山的形式来为我践行,标新立异。这次竟然迷了路,浪费了六个小时与体力,只能在半山腰扎营过夜,半夜还碰到一只类似狐狸的红皮动物来偷食物。当时艺高人胆大,可没想过害怕。这趟旅程最值得回味的并非人在征途上,而是在山林中找出路的六个小时。

第二次上金山,年方二十二,意气蓬勃,与六位军友临别秋波,让他们以爬山的形式来为我践行

寻路

第三次上金山,年已二十五,在社会上正正式式的混了将近三年,碰了一鼻子灰,对人生对人性都感到极度困扰,想起庄子的逍遥游,也想随他乘风归去,独与天地往来。不过假期也不过那三两天,金山是最好的选择。这回只跟赐福和志明登山,上山下山只花了不到七个小时,也许是早已累积了登山经验的关系吧?我们已经晓得如何避重就轻,让体力与精神融为一体。

第三次上金山,年已二十五,想起庄子的逍遥游,也想随他乘风归去,独与天地往来。

水潭边

第四次上金山,年已二十九,那时刚在南洋理工大学修完三年课,那三年的日子骑虎难下,但既然作了重回校园的选择,只好咬紧牙关,一步一脚印。挨完了,心情也轻松了,一切的付出都变得值得。这群登山的朋友整二十人,我原只认识两人。相知相遇便是朋友,又何必去计较太多?这时所享受的是登山的过程,不再与时间赛跑了。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第二天清晨迎着朝阳,世界多美好。原来不去计较得失,得多过失!

第四次上金山,年已二十九,相知相遇便是朋友。在第二峰扎营,背后是主峰。

陪我看日出

第五次上金山,年已三十,跟一群南洋理工大学中文学会的朋友。南洋理工那三年,我是禅心已作飞泥絮,怎么跟中文学会的朋友来往了?其实是通过前新加坡工艺学院的学友健茂。世人熙熙,皆为利来,世人攘攘,皆为利往,非仁非智。仁者乐山,智者乐水,金山有山也有水,正符合我当时的追求。今生今世我们的心可以遨游到多远?

第五次上金山,年已三十,跟一群南洋理工大学中文学会的朋友。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处身于山水之中。

第六次上金山,年已三十九,有心无力,只能在另一个山头爬起,偷工减料。我们都拖儿携女,儿女年幼,气力不济,登山危险,儿女成为我们的藉口。站在山峰隐隐约约有把声音说这该是你的最后一次了,不禁念天地之悠悠,独仓然而泪下。

第六次上金山,年已三十九,有心无力,只能在另一个山头爬起。

金山瀑布

不刻意寻仙所以得仙

第一次上金山是1982年,第六次2000年,前后跨了20与21世纪。流光一逝十八载,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对外在世界多了宽容感恩,胜过把时代推得更前那华而不实的豪语。

金山虽然不是名山大川,千里之行,源于足下。它伴随着我的青春岁月,陪我走入中年。它教我在自然中超越自我,脚踏峰顶一块实地,头顶一片自在蓝天,天地人融为一体,原来可以穿越时空!千古尘埃是自找的,既然由来无一物,又从何处惹尘埃?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仙在何处?仙在我心。

相关链接:
青山依旧在

Advertisements

About 国樑 KL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