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加坡电影与传统戏剧(三之三)

原文:二十世纪新加坡电影与传统戏剧回顾 (Part 3)
重修:2013年10月24日

新加坡戏剧走过的路,谱一曲新加坡戏剧的歌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大量移民从中国东南方如广东、潮州、福建等地到新加坡谋生,他们多数从事劳力工作,同时带来各地的风土人情与地方戏种。虽然配乐不同、方言各异,但在舞台设计和曲目题材上,地方戏曲都大同小异。古典文学与民间故事如三国演义、白蛇传、西游记、武松打虎、秦香莲等都通过潮州戏、歌仔戏等传统戏曲与木偶戏来传播。看街戏已成为凝聚各族群的社区活动。

新加坡河畔的戏台:华人移民也带来家乡的娱乐。NHB 1890s

新加坡河畔的戏台:华人移民也带来家乡的娱乐。NHB 1890s

新加坡河畔的戏台,观众已经疏疏落落。图片来源:NAS c.1980

新加坡河畔的戏台,观众已经疏疏落落。图片来源:NAS c.1980

战后的20年是新加坡地方戏曲的黄金期。新加坡首个成立的业余剧社“余娱儒乐社”在1945年9月,日军投降后不到一个月便开始活动,次年8月一连两晚在快乐世界公演汉剧作为和平周年纪念演出。京剧团体也在1946年作首场演出,为南洋女子中学复校筹款义演。南洋客属总会国乐部(后改为汉乐部)在1949年为苏门答腊占碑火灾义演汉剧两晚,筹赈帮助灾民。

1945年光复之后京剧的文武行以大世界游艺场内的重庆戏院为舞台,成立了东方大京班,京剧在新加坡进入一段短暂的兴盛期。新中国建国后中国艺人返回中国,东方大京班结束,职业京剧团消失了,京剧也步向衰落。

艺人回中国的原因不难理解,一些戏班演员于战前来到南洋,主要是逃避中国当时的动荡局势,当然也包括了过埠“淘金”的期望。淘金是一般南来客工的心理,落叶最终要归根,他们打算赚了钱便回家,没有长期留下来的打算。可是,来了不久,却因太平洋战争而滞留本地。战事已过,在中国有家人亲友的,或有强烈的祖国观念的的艺人,想回家的情绪自然是强烈的。

新中国建国后切断了中国戏曲的来源,到了1950年代中期以后,戏班才稳定下来。1957年韩战爆发,树胶价格猛涨,新加坡的各行各业在树胶及其他原料价格上涨的带动下,欣欣向荣,娱乐事业也随着一片蓬勃,这期间有超过20个职业戏班在新加坡演出。有水准、受欢迎的戏班常年在设备完善的游艺场内的戏台演出,至于在迎神庙会演街戏的戏班多数演潮州戏和歌仔戏。

当时的街戏在中元节、庆典、神会时的演出是免费的,因此吸引了大批观众。观众带来商机,少不了流动小贩售卖小食、地甘(一种赌博)等,非常热闹。这些演出多由商贾、庆典炉主、各组织的会员、或做公德的信徒赞助。这类“神功戏”是由庙堂所供奉的神灵来决定的,他们通过投掷胜杯与神灵沟通。大戏通常每日演出两场,午场下午两点开锣、五点结束。晚场于七时半开锣,演至午夜。

最活跃于游艺场的剧种首推粤剧。新加坡的粤剧演出多是由台主请来外地的剧团,如香港的粤剧名伶来新加坡当台柱。邵氏是当时的大台主,常聘请海外粤剧名伶到新加坡,再加上本地的粤剧演员,凑合成临时的班底演出。与其他剧种相比,新加坡的粤剧剧目丰富多彩,海外来的艺人都各有独特的艺术成就。以薛觉先这位泰斗级人物为例,他是粤剧的代表、与马师曾、桂名扬和白驹荣合称四大天王。他要求演员忠于剧本,也大胆的将西洋乐器引入粤剧。表演艺术上,他创下“薛腔”,开北派武打,自然提升了观众的欣赏水平,推动了粤剧艺术的发展。

梁醒波是深受新加坡戏迷欢迎的粤剧丑生王

梁醒波是深受新加坡戏迷欢迎的粤剧丑生王

至于布袋木偶戏,上世纪三十年代“老班新赛乐手戏班”从中国福建来到新加坡落地生根。新赛乐的特色是在戏台上下了许多功夫, 戏台雕梁画栋,搭建精美,还用了一千个小灯泡做装饰,在夜间空地上演出时,璀璨夺目。戏台还可以在一小时内组装,转移阵地非常方便。木偶的脸谱以彩绘来表达不同的人物形象,造型有生旦净丑,忠奸分明。

“老班新赛乐手戏班”华丽的布袋木偶戏台

“老班新赛乐手戏班”华丽的布袋木偶戏台

时代变迁

1965至1980年间,新加坡政府采取劳工密集的经济发展政策。当时新加坡的劳工成本与发达国家相比相对低廉,吸引了劳工密集的工业如电子业、制造业和加工业等跨国厂商前来投资,许多乡村都改建成工厂、公路、商行、组屋等;原为渔村的裕廊发展成裕廊工业区,原为农村的大巴窑、宏茂桥、勿洛、淡滨尼则发展成供人们居住的卫星镇。

人们搬入组屋区后,电源充足,电视电缆设备完善;随着经济发展,人们收入增加,购买能力增强,电视越来越普遍。新加坡广播局逐渐提供更多节目,发展成为全日播放,工作读书之余,留在家里观赏电视节目成为最大的娱乐消遣。

舞榭戏台,很本土的“七月歌台”则在1980年代崛起,取而代之,容后再谈。

歌台是近30年来打造的新文化

歌台是近30年来打造的新文化

相关链接
二十世纪新加坡电影与传统戏剧 (三之一)
二十世纪新加坡电影与传统戏剧 (三之二)
二十世纪新加坡电影与传统戏剧 (三之三)

Advertisements

About 国樑 KL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歌影视话戏剧人生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Responses to 二十世纪新加坡电影与传统戏剧(三之三)

  1. 以前小时侯,根本不觉得地甘是一种赌博。玩玩而已嘛。

    如果地甘算是赌博,那么英国人给小孩玩的游戏,都算是赌博了。在任何的 fair (义卖会,园游会等),如春天的红鼻子英国夏日传统义卖会,都少不了各类的抽奖游戏。有的游戏是人人“包中”的,例如,50p 钱,抽一张包中的号码,可以‘赢’ 一小块巧克力、劣等塑料玩具等。

    有的游戏要“对号码”,例如,尾数要有0或5,就可以换一份礼物。这一招,很多慈善机构都在用。例如,用两镑钱,随便从桶里抽出四张密封的纸,里面都有个号码(如13, 124, 65, 08)。如果尾数有0或5,你就可以赚到一份礼物。我们这里的动物园募款,这个方式筹了不少钱,卖票的都是老先生、老奶奶,礼物是可爱的动物布偶。有时候,我们幸运,赚到了一些动物布偶,但是中奖机率实在太低了,我白白丢了不少钱。那些过去花在这些 “彩票” 或 “地甘“ 的钱,就当成捐给动物园保育动物了。

    • 国樑 KL says:

      游戏嘛,最紧要好玩。地甘确实是小赌博,它没有fun fair也没有为善的成分。小赌娱情,大家都开心罢了。

      后来赌博业跟慈善与政府税收挂钩,新加坡的地甘都成了违禁品了。

      • 这里的“对号码”游戏,我感肯定,大部分的收入,都是进小摊位主人自己的口袋的,并不为善。你如果去每一间小学的夏日或圣诞节 market (在礼堂里,有各种不同的摊位)看看,最好赚的,一定是这种“对号码”的活动,不过,都采取不同的方式出现。为了让大家开心,中奖机会高,有的是包中,所以小孩都会花几毛钱。就算没有包中,大人也会给小孩几毛钱,当成圣诞节的零花钱,去 market 让他们自己去消费。虽然含“赌博”性质,但是大家似乎只把这种活动当成是应景的活动,童年的玩意儿,小孩乐,做生意(摆摊位的人)的人也乐。

  2. Pingback: 二十世纪新加坡电影与传统戏剧 (三之一) | 从夜暮到黎明 From dusk to dawn

  3. Pingback: 二十世纪新加坡电影与传统戏剧 (三之二) | 从夜暮到黎明 From dusk to daw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