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淀在他乡的季节:自梳女的归宿(九之六)

1929年至1933年美国经济大萧条,影响全世界,正面打击珠三角的缫丝业。1933至1938五年间,约19万名主要来自广东各地(主要来自顺德、东莞、三水等)农村女子乘着“大眼鸡”(红头船),来到新加坡,加入劳动市场。

大量中国女子进入新加坡也跟殖民地政府政策息息相关,1930年代初的新加坡阳盛阴衰,私会党当道,治安问题严重,殖民地政府实行移民管制来限制男性移民,至于妇女则直到1938年后才受到限制。

在兴建大巴窑新镇的三水女工。NAS c.1960s

在兴建大巴窑新镇的三水女工。NAS c.1960s

中国女子来到新加坡,血缘、地缘制造业缘,经过同乡介绍,进入相关行业。三水女工从事建筑,蓝布衫黑长裤红头巾是她们典型的装扮;顺徳女工则从事家庭女佣,白上衣黑长裤长辫子或挽云髻是典型的妈姐形象。1930年代中国女子往南洋寻出路,也解决了新加坡男女失衡的问题。有些女性找到如意郎君,开枝散叶;有些女性对婚姻没有信心,梳起不嫁;有些义结金兰,从地缘业缘结下有名无实的血缘。

在工地一角围着吃午饭的三水女工,是早年新加坡常见的景观。NAS c.1970s

在工地一角围着吃午饭的三水女工,是早年新加坡常见的景观。NAS c.1970s

泰麟回忆洁姐在老年跟金兰姐妹分手后的去向。当时洁姐的“姐姐”娣姐由她当“凑仔婆”抚养长大的“儿女”接回家,安享晚年,斋堂则是洁姐孤独一生最后的归宿。斋堂是为这群老来无靠的自梳女所设的,她们所选择的斋堂,多数经过朋友或同乡介绍。她们不需要出家削发当尼姑,只是住入斋堂当斋姑,过着无需剃度的出家人生活。她们有朋友,有依靠,还有些简单的打扫、种植、煮食等工作打发时间, 最重要的还是百年终老后由斋堂负责殓葬,上香祭拜,不用当孤魂野鬼。

顺德妈姐深受洋人家庭的喜爱。c.1938

顺德妈姐深受洋人家庭的喜爱。c.1938

妈姐为同乡送终。c.1960s

妈姐为同乡送终。c.1960s

泰麟说当年收留这群自梳女的斋堂有大悲院(Jalan Kemaman,Balastier)、自度庵(Changi,搬到 Sin Ming Drive)、观音堂(Katong)、飞霞精舍(Jalan Ampas,Balastier)、万寿山观音堂(Pasir Panjang)等。斋堂在新马是较普及的,比香港更甚。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人在南洋,距离家乡路途遥远,经过时间的沉淀,跟家乡逐渐失去联系,纵使有心回到血缘的地方,但对那个地方缺乏了解,心有余而力不足,回不去了;至于香港则靠近内地,跟家乡还保持着联系,落叶归根是一个可行的选择。

到斋堂终老,自梳女的最终选择。当年的大悲院和飞霞精舍都很受自梳女欢迎。2011

到斋堂终老,自梳女的最终选择。当年的大悲院和飞霞精舍都很受自梳女欢迎。2011

是不是住进斋堂后,一生的心事就此一了百了呢?泰麟说也不见得,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纠纷,那些出得起钱的,自然架势就大一些,受到的待遇也好多了。当时去拜访洁姐等人,总会听到各种人事纠纷,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反正人生下来就是不平等的。

斋堂的社会功能就跟现在的老人院、疗养院等类似,在一个过去的年代,更适合这群独身老人。

斋姑信奉观音。观音来自净土,相貌端庄慈祥,手持净瓶杨柳,大慈大悲,普渡众生,到极乐世界去是斋姑们坎坷一生后最终的意愿。

瓶中甘露常遍洒,手内杨枝不计秋。
千处祈求千处应,苦海常作度人舟。
随着时代变迁而改革的大悲院乐龄中心。2011

随着时代变迁而改革的大悲院乐龄中心。2011

也有一些梳起不嫁的妈姐选择殡仪馆为最后的归属,她们住进牛车水沙莪巷(Sago Lane)的福寿殡仪馆和郭文殡仪馆,铺着草席的床位就是她们劳碌一辈子的晚年。她们在殡仪馆吃住养病,万一在梦中去世,则由姐妹为她们净身。

沙莪巷Sago Lane的福寿养病所,死后由隔壁的福寿殡仪馆负责安葬。NAS 1951

沙莪巷Sago Lane的福寿养病所,死后由隔壁的福寿殡仪馆负责安葬。NAS 1951

一个可歌可泣的时代结束了。21世纪新时代也有许多单身女人,她们跟前人不同,她们受过高深教育,谋生能力强,生活要求不一样,处事态度不尽相同,也未必秉持自梳女的理念,只是缘分未到,或是因某种原因跟“他”擦肩而过,纵使咫尺之内,亦如海角天涯。

而斋堂…也不是归宿。

相关链接:
1. 引言
2. 过番客
3. 梳起不嫁的金兰姐妹
4. 妈姐
5. 丝丝蚕
6. 自梳女的归宿
7. 红头巾
8. 祝福
9. 鸣谢

Advertisements

About 国樑 KL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飘洋过海的南洋妇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8 Responses to 沉淀在他乡的季节:自梳女的归宿(九之六)

  1. Pingback: 沉淀在他乡的季节(九之一) | 从夜暮到黎明 From dusk to dawn

  2. Pingback: 沉淀在他乡的季节:过番客(九之二) | 从夜暮到黎明 From dusk to dawn

  3. Pingback: 沉淀在他乡的季节:梳起不嫁的金兰姐妹(九之三) | 从夜暮到黎明 From dusk to dawn

  4. Pingback: 沉淀在他乡的季节:妈姐(九之四) | 从夜暮到黎明 From dusk to dawn

  5. Pingback: 沉淀在他乡的季节:丝丝蚕(九之五) | 从夜暮到黎明 From dusk to dawn

  6. Pingback: 沉淀在他乡的季节:红头巾(九之七) | 从夜暮到黎明 From dusk to dawn

  7. Pingback: 沉淀在他乡的季节:祝福(九之八) | 从夜暮到黎明 From dusk to dawn

  8. Pingback: 沉淀在他乡的季节:鸣谢(九之九) | 从夜暮到黎明 From dusk to daw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