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淀在他乡的季节:妈姐(九之四)

一百多年前,新加坡1871年人口普查,在职的妇女约为5,000人,她们之中有650名制裙工、550名女佣、240名织补工、215名编筐工、400名小贩、500名渔妇,1,653人从事未分类职业,麦纳尔(McNair) 在1872年发表的海峡殖民地报告书说这类妇女主要是妓女。由于这份职业统计不分种族,所以很难确定华族妇女所从事的职业,一般相信主要是女佣、小贩和妓女。

妈姐: 顺德妇女的选择

妈姐: 顺德妇女的选择

建筑女工:三水妇女的选择

建筑女工:三水妇女的选择

我们不知道华族女佣最早是什么时候移民到新加坡,但相信19世纪80年代已有不少从中国过番的女佣,据说顺德沙头乡早在1886年就有黄银欢、黄润金和黄就来等人到新加坡做女佣。到20世纪初,据香港船政司统计,1906年出洋妇女中女佣人数为3,533人,1907年为2,619人,1920年为2,833人,她们之中超过90%前往新加坡。

早年从中国来新加坡的女性从事的行业

早年从中国来新加坡的女性从事的行业

不过,1930年代是华族女子大量涌入新加坡的非常时期。在30年代移民的妇女除了当胶工、矿工、工厂工人和建筑女工外,还有不少进入家庭服务业,当女佣为生。为谋生而移民的女佣占大多数。由地缘而结业缘是当年的特性,例如妈姐多数是顺德人,建筑女工来自三水,洗衣妇多数是鹤山单水口人士等。她们涌入新加坡,使到广东族群超过潮州人,成为第二大群体。

早期新加坡人口籍贯

早期新加坡人口籍贯

珠三角曾经是缫丝业发达的地区,与长江三角洲并驾齐驱。广东是中国丝业中心地区之一,产品以外销美国为主,在1923年每担生丝价格为2,420元,1924年以后美国转向日本购买生丝,中国生丝价格直线下降,每担为1,170元。在1930年10月受经济危机的重挫,中国生丝下跌到每担650元。

缫丝业-分类。图片来源:广西网

缫丝业-分类。图片来源:广西网

丝价持续下跌导致广东珠三角缫丝厂大量破产,从1929年146家丝厂, 72,455台丝车;到1934年仅剩丝厂37家,丝车20,396台。也就是说,1934年广东丝厂数只有1929年的四分之一,丝厂大量倒闭使赖以维生的蚕农和工人生计艰难,近10万人失业。

按照传统习俗是男人走出来寻找出路,然后把钱汇回乡下养妻活儿,这个年代正好相反。当时新加坡男女比例失衡,又有私会党争地盘殴斗赌博等严重的社会治安问题,英殖民地政府实行固打制,不接受沒有特別技能的中国男子。男人没法子到南洋来,改由女子出国赚钱养家,妇女能顶半边天,在1934–1938年这短短五年中,有19万以上的中国南方妇女来到南洋。

缫丝业-半自动化。图片来源:广西网

缫丝业-半自动化。图片来源:广西网

也有些女子在家乡结婚,当生育机器,一连生了几个孩子,跟婆婆的相处关系却依然不好,一天到晚干活,没有喘息的机会,身心受到伤害。为了躲开不合理的生活压力,于是决定离开家乡。丈夫不同意,她们就用自己的积蓄,先去香港转一圈,然后乘坐“大眼鸡”(红头船),来到新加坡。

至于恩爱数十年的娣姐和洁姐两“姐妹”,据泰麟的回忆,她们来自顺德。广东顺德、番禺、南海等地过去以蚕业发迹,妇女自食其力,盛行自梳女和“唔落家”,冰肌不染红尘垢,自挽青丝度一生。她们当中好些人还来自较富裕的家庭,为了追求独立生活而过番。娣姐和洁姐属于自由一族,同乡人在新加坡结识,结下金兰之约。

瑞芳来自番禹,去了吉隆坡,后来又回到新加坡当妈姐。老年住在四脚亭 Jalan Membina 政府租赁组屋。2011

瑞芳来自番禹,去了吉隆坡,后来又回到新加坡当妈姐。老年住在四脚亭 Jalan Membina 政府租赁组屋。2011

娣姐和洁姐的晚年不尽相同。娣姐当“凑仔婆”(保姆),养大了一群“儿女”,他们每三两个月都会来姑婆屋探望“妈妈”,后来还决定把娣姐接回家中,安享晚年。这个决定其实就是挑战金兰契,引起姑婆屋内多个晚上的争论。既然夫妻本是同林鸟,金兰之约一样可以毁,没多久娣姐就告别姑婆屋了。

洁姐在主人家负责做饭、洗衣等家务事,在妈姐的身份中比“凑仔婆”低一级,她晚年无依无靠,又因金兰姐妹不顾亲情丢下她而闷闷不乐,后来选择到斋堂终老,还是同处一室的姑婆们在依依不舍的愁绪中送她去的。

到斋堂终老,自梳女的最终选择。当年的大悲院和飞霞精舍都很受自梳女欢迎。2011

到斋堂终老,自梳女的最终选择。当年的大悲院和飞霞精舍都很受自梳女欢迎。2011

到斋堂终老,自梳女的最终选择。当年的大悲院和飞霞精舍都很受自梳女欢迎。2011

到斋堂终老,自梳女的最终选择。当年的大悲院和飞霞精舍都很受自梳女欢迎。2011

隐约中依稀记得在1970年代还有妇女入住斋堂这回事,曾几何时这个习俗已经在城市化的新加坡消失了。

想起多年前翻阅过的巴金激流三部曲之《家》中的一句话:往事依稀浑似梦,都随风雨到心头。

相关链接:
1. 引言
2. 过番客
3. 梳起不嫁的金兰姐妹
4. 妈姐
5. 丝丝蚕
6. 自梳女的归宿
7. 红头巾
8. 祝福
9. 鸣谢

Advertisements

About 国樑 KL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飘洋过海的南洋妇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9 Responses to 沉淀在他乡的季节:妈姐(九之四)

  1. Pingback: 沉淀在他乡的季节(九之一) | 从夜暮到黎明 From dusk to dawn

  2. Pingback: 沉淀在他乡的季节:过番客(九之二) | 从夜暮到黎明 From dusk to dawn

  3. Pingback: 沉淀在他乡的季节:梳起不嫁的金兰姐妹(九之三) | 从夜暮到黎明 From dusk to dawn

  4. Pingback: 沉淀在他乡的季节:丝丝蚕(九之五) | 从夜暮到黎明 From dusk to dawn

  5. Pingback: 沉淀在他乡的季节:自梳女的归宿(九之六) | 从夜暮到黎明 From dusk to dawn

  6. Pingback: 沉淀在他乡的季节:红头巾(九之七) | 从夜暮到黎明 From dusk to dawn

  7. Pingback: 沉淀在他乡的季节:祝福(九之八) | 从夜暮到黎明 From dusk to dawn

  8. Pingback: 沉淀在他乡的季节:鸣谢(九之九) | 从夜暮到黎明 From dusk to dawn

  9. Pingback: 广合源街 | 从夜暮到黎明 From dusk to daw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